蘑菇蘑菇快长大

喜欢胶片,喜欢黑白~喜欢…那个人

到底哪一个才是亲生的呢?

旅行精选:

JackPOON阿邦:

你有你努力的理由,我也有我散漫的权利。你不能说你努力你就是牛逼,我散漫就应该不受待见对不对。(摄于英国约克)

无论哪个人多妹子多的地方都不缺乏这样拿相机的生物存在的。

旅行精选:

JackPOON阿邦:

赫恩曼尼说过一段话:“人就是这样,偶尔觉得活着真好,偶尔觉得死了也不错。所以只能在觉得‘死了也不错’的时候,默默提醒自己,还记得‘活着真好’的时刻吗?再等等,它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了。”那么,什么时刻会让你觉得“活着真好”呢?(摄于英国湖区温德米尔)

a6000,jpg直出~索尼大法好~

C爷是我的地理老师,他喜欢吃螃蟹,扣上个螃蟹壳,就叫它C爷牛排好了~

为什么美好的事物转瞬即逝?
人们大约是出于无奈才发明了相机和摄影术吧。我们年轻,敏感脆弱的如同炎夏蝉翼,怎能体会平静如水?也正是种种无奈磨炼这颗玻璃心,世间之事,最无奈不过四个字:如果当初~正如文学大师奥尔罕・帕慕克所言,我们觉得最煎熬痛苦的日子回想起来才是最幸福的。我们留下了很多回忆与旧时光影,每每面对它们,情绪仍能隐隐泛起。正应了那句名言“美景之美,在其忧伤”。
你在它就在,你不在了,世界也就不在了,匡论相片?
摄影是对现实的复制,不经意的瞬间才是最美的,对于抓拍这件事不会事先有预设或主题的。
对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摆拍,你看不出自己到底在拍什么,想拍什么。无法看清世界,无法看清自己,又如何能看清自己拍摄的照片?